主页 > 分类玩家 >以往吃饭20仙‧现吃一餐5令吉‧巴占生活价高情趋淡 >
2020-06-17

以往吃饭20仙‧现吃一餐5令吉‧巴占生活价高情趋淡

以往吃饭20仙‧现吃一餐5令吉‧巴占生活价高情趋淡经过半世纪岁月的洗礼,怡保巴占新村村民出门靠走路或骑脚车、区区几仙就能买到数片饼乾或一碗麵的“廉价”生活已不复再,而换来的当然是物价“三级跳”,进出皆得靠汽车的“高价位”生活。过往每张戏票40仙、每餐饭20仙、每张车票25仙、6片饼乾只需1仙的“廉价生活”徒留怀想,如今村民是勒紧裤带承受当前每张戏票11令吉、每餐饭或麵食5令吉、每片饼乾50仙的经济压力。纵然物价暴涨,但新村内的老店如旺记传统豆浆店自创的黑豆浆,却是价廉物美的营养饮料,连香港艺人陈豪、李司棋、杨怡和锺嘉欣到怡保宣传港剧时,也前来“帮衬”,使旺记在一夕之间名气飙升。谈起怡保巴占新村的改变,一些老村民慨叹说,巴占改变的何止是物价,连其旧有“社区”也早已从木屋林立、泥路遍布、家家夜不闭户,人人见面问好的新村旧貌,演变成交通方便、设备齐全、卫星市镇人口密集,但却家家紧锁门户防贼防盗,以及人人相见冷漠以对的新区新貌。初期的新村约有5000名村民,华裔佔了98%,余者是锡克人。儘管新村随着国家发展的步伐前进,但50多年后的今日,村民人数不增反减,年轻村民纷纷迁住新村外围的住宅区,剩下不到5000名年老的村民。从前,村民必须骑脚车约半小时才能抵达怡保市中心,没有脚车的村民只得等一个小时一趟的公共巴士来。孙瑞麟说,当时的公共巴士每趟车资只需25仙,但巴士只从早上7点服务到晚上7点,只有佳节前夕,公共巴士才会延长服务到午夜12点。“前往怡保市的路程要经过一片木薯园,木薯园里没有街灯,所以晚上很少看到村民骑脚车去怡保。一般上,村民去怡保都是为了购物或到政府部门办事。”现年62岁的巴占新村村长孙瑞麟说,他是于三四岁那年随父母从咖啡山移居巴占,父亲当时是矿场的技工。“我们跟其他村民一样,搬到巴占后,就靠马华给每户人家100令吉捐款或是捐赠的30块锌片自行搭建房屋,我父亲当时就是使用从旧家拆除下来的木板建成一间新屋子。”放弃当教师设私营化图书馆巴占新村发展神速,外围的住宅区自年代陆续建了起来,到现在已有五六十个花园,其间还出了间全马唯一一间私营化的图书馆――怡保巴占小绿洲图书馆。馆长杨锦福原为一名教师,6年前在机缘巧合下接管小绿洲。很多人问他为何放弃那稳定的工作,他笑称也许是因为他喜欢看书,所以才会抵挡不住书的“诱惑”。他坦言,开业初期,曾面对资金不足的压力,但他仍咬紧牙关,做足一切宣传工作。就这样,在妻子及3名子女的支持下,终于苦尽甘来,小绿州图书馆目前已有2000名会员。现在,他负责图书馆的事务,妻子则负责打理附设于图书馆中的咖啡座,让书友能边看书边用餐,而他的3名子女也会在假早前来帮忙,一家人边工作边享受天伦之乐。“我希望喜欢看书的人,有个看书的地方。”小绿洲图书馆实行的是会员制,每名会员的收费为一年30令吉,只要一人申请整个家庭成员皆可共用一个会员籍。图书馆共有两万多本书,其中1000本是馆主自己的藏书、5000本儿童书,还有馆主特别珍藏,约400本电影书籍。这些电影书可是馆主花了5年时间,在国内外收集而来的,例如远到中国大陆去收集一些得奖电影书籍及上千部电影光碟。此外,图书馆内傋有两台电脑让会员免费上网,还有一座可以容纳70人的电影放映馆,每逢週六、日,或假日下午会放映儿童戏,如卡通片;週五週六晚则是放映艺术及情色电影。叉烧包糯米鸡人手製作在巴占新村提起乐园点心,相信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巴占新村大路的新乐园酒家以叉烧包及糯米鸡闻名,每天清晨,不难看到一桌桌的村民在“叹茶”、吃包聊天。目前新乐园酒家的生意已经传到第二代手中,由丘菊芳(51岁)五兄弟姐妹负责掌管。店里的顾客多数是新村及巴占花园区的居民,一些家庭甚至两三代成员都是他们的熟客。丘菊芳主要负责包点部份,她告诉记者,她已故的父亲曾是乐园的主厨,当年除了负责承办宴会酒席外,还亲自製作叉烧包和糯米鸡。27年前,她接过包点部门的棒子后,开始增添数十种不同口味的包点,如加央包、南乳包、豆沙包等,另外还有亲自酿製的酿豆腐和以豆腐鱼製成的鱼丸。她提到,从父亲的年代迄今,店中的包点都坚持纯人手製作,因此他们所卖的包子不黏牙。“我们的包点是即做即蒸,每天早上6点和下午2点出炉,卖不完的包点绝不留过夜。”真火慢煮豆水独创黑豆浆巴占旺记传统豆浆店店主刘德杰(47岁),成年后辗转从事多种行业,最后从奶奶口中得知爷爷烹煮豆浆的秘方,自此开始了踏三轮车售卖豆浆和豆腐花的生意,迄今已有16年。七八年前,他还独创了黑豆浆,成为全怡保首间售买黑豆浆的店。其实,刘德杰5兄弟姐妹当中,就有4人从事豆浆行业。刘德杰每週营业7天,从傍晚6点半到晚上10点。他提到,以前爷爷每天挑着两桶豆浆水和豆腐花到怡保中央公市出售,他也曾想过延续爷爷的做法,但想到可售卖的豆浆水和豆腐花有限,于是改用了三轮车。仅管目前已在怡保市设立一间分行,但他仍然坚持每晚踏着三轮车到巴占卖他的祖传豆浆。“我保留了爷爷製作豆浆的方法,也就是以真火慢煮豆水。”他透露,市面上的豆浆店多以蒸气烹煮豆水,因为既省时又方便。为了让客人喝到独特的豆浆水及吃到顺滑可口的豆腐花,刘德杰不惜花费约一倍的时间烹製。新年获“恩准”看粤语片在50年代,巴占新村曾经有过一间戏院,是当时村民唯一消遣的地方,如今这间戏院早已变成一座设备现代化的巴剎。戏院业者偶尔会播映一些收费的粤语影片,一号位是65仙,普通票则40仙,这在当时来说,是一项高尚奢侈的消遣活动。孙瑞麟说,当年吃一餐饭只需20到30仙,所以看粤语片对他和其他村民来说肯定是高消费。只有在农曆新年或节庆时,他才会获得家人“恩准”,到戏院看戏。“读小学的时候,也只是偶尔拿到几分钱的零用钱。当年1仙可以买到五六片美味饼乾,而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娱乐,所以会非常期待农曆新年的到来,因为父母会带我们去看戏。”孙瑞麟说,戏院是以木板搭建,简陋却能容纳约300人。当年他不到10岁,都会与村民一同到戏院看新闻部定期前来放映的新闻片段,或是有关政府政策的短片。有时一些售卖传统草药及卖艺的人士,也会在戏院为村民免费表演。巴占华小学生霹州最多过去,巴占新村的公共设施很简陋,除了水电供应,就只有一间巴占华小和一座巴剎,小型邮政局和私人诊疗所都是于80年代才相继设立的。在尚未有诊所的年代,村民的健康都有赖于一名来自德国教会的牧师。这名兼当医生的牧师,会每週一次到人民大会堂为村民义诊。每当牧师出现,村民就会涌往大会堂排队问诊。不过,这名牧师一般只处理较轻微的病症,村民如果患急症或重病,就必须前往怡保中央医院诊治。孙瑞麟说,直到80年代,新村才开设首间私人诊疗所,就坐落在新建的花园住宅区Taman Kencana里。由于村民受教育程度不高,一旦有人问起诊所地址,一般村民都说不出这个花园的名字,只记得诊所的印裔医生名叫拉查。渐渐的,Taman Kencana就成了村民口中的“拉查花园”。事过境迁,如今巴占新村的基本设施已经有所改进,当地的巴占华小学生人数也暴增至3000人,成为全霹州最多学生的学校。这间华小建于1950年,几乎所有居民都是这间华小的毕业生。此校以前仅用锌片和木板建成,但随着华小的学生人数增涨,校舍后来得以重建。村民办喜事全村借桌椅碗碟巴占新村只有十多户锡克人,这些锡克家庭的后人,仍然居住在新村内。巴占第一代居民杨高成(68岁)说,当年锡克人以养牛维生,华裔则以种植及採矿维生,大家相处非常愉快,而且合作无间,锡克人会用牛车替华裔载货品,如沙石,华裔则会向锡克人购买牛粪当肥料。后来,从事“运输业”的锡克人慢慢转型,从“驾”牛车变成了驾小罗里,到现在大都成了重型罗里的司机。在这里住了数十年的杨高成感叹说,儘管巴占新村逐步发展,生活素质提高,但他还是很怀念以前村民守望相助的生活。“以前村内一旦有哪家要办喜事,全村的人都会自动来帮忙,还借出桌椅碗碟的,齐心合力完成一桩喜事。”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事,则莫过于1969年的513事件。当年他是巴占新村的代村长,清楚记得当天早上10点,大批镇暴部队突然涌到村内,向村民宣布新村会在半小时后实施戒严,所有村民顿时不知所措,大家赶紧回家。“那时脑袋一片空白,很怕,因为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。直到回到家,看到家人都齐了,心才安定下来。”你知道吗?巴占新村怡保巴占新村于1950年前后,在政府颁布紧急法令后形成,当地村民主要来自咖啡山及红毛丹等地。当地居民称,由于当地有一座巴占山(Gunung Bercham),所以才命名为“巴占新村”。在巴占新村形成之前,当地住着十几户农民家庭,所以这地方被农民称为“禾尖角”――一种蔬菜的名称。/副刊‧报导:杜票菱‧2009.10.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