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洞察论坛 >只要你进行清理,就能在对自己来说最完美的时间点,朝着完美的方 >
2020-06-23

只要你进行清理,就能在对自己来说最完美的时间点,朝着完美的方

只要你进行清理,就能在对自己来说最完美的时间点,朝着完美的方

文/KR(Kamaile Rafaelovich)

我总觉得到达某一个目的地并不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目的,朝着某地向前走的旅行才是我的人生。对我来说,这个某地指的就是零,也就是「真正的自己」。自从我第一次搭上带我回到真正的自己的交通工具──荷欧波诺波诺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十年了。
一点一点的清理再清理,总之就是每天不停的清理。虽然目前仍然未抵达终点,但就是靠着每天不停的清理来度过人生。这就好比你很努力的用功读书,后来终于当上医生,但这并不是终点,而是当上医生后将会体验到的东西。
儘管如此,如果太过疲累的话,就很可能会想:「我已经不想去终点了,旅行好累,好想休息。」这个时候可以暂时先离开荷欧波诺波诺这项交通工具。我们的心里随时都会有很多种选择,一旦有了「还是来试试荷欧波诺波诺吧!」的念头,就可以重新开始清理当下的「疲累」。
如果动脑、用心让你感觉疲累,清理工具蓝色太阳水、茶与植物将会带给你力量。清理工具有很多种,首先大家可以创造一个适合自己与内在小孩的环境。

人的一生就像花苞绽放为花朵的过程。花开之前,没有人知道它会变成什幺形状。一开始并不会有终点,也尚未决定目的地。某天,我们突然觉醒,从那一天起就开始藉由「我」这个人遇见所有的事物,有了各种体验。
我在十九岁时第一次接触到荷欧波诺波诺,从那时起就持续进行清理的动作,但却不曾为了某种目的或未来而清理。因为清理的同时,会为我们开拓出新的道路,因此自己对未来做太多设定也是没有意义的。
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学习到很多,像是生活环境、人际关係等,但说不定却可以藉由清理当下,让几年后或明天的道路通往超越自己想像的地方。因为只要脑中的既存记忆脱落,神圣的存有(也就是宇宙)就会为我们準备一条全新的道路。
走在看不到目的地的全新道路上,或许令人感到不安,但这样的学习并非没有意义,而是藉由清理每一项体验,让你的人生凭藉灵感而存在,而非记忆。相反的,如果不清理当下的体验,你就会生活在记忆的重播之中,在不自觉中体验着不同形式的记忆重播。
但只要你进行清理,就能在对自己来说最完美的时间点,朝着完美的方向开花结果。一旦感觉这个生存方式对自己或某人是不正确的,就使用荷欧波诺波诺清理这项体验。为了放掉这些记忆,内在小孩会以不同形式显现给你。不管是多幺聪明的人,都不会知道这是正确的,是你的记忆让你误以为自己知道,其实只有神圣的存有才知道。
当我们持续进行清理,就会自然的感觉到这件事。即使不强迫控制他人,或是不被他人控制,自己的人生也会慢慢的变得宽广。只要进行清理,在某一天回顾过去,应该就会发现眼前的风景和自己之前所看到的完全不同。
长期以来,我都生活在夏威夷的美丽丛林里。当我十几岁那年第一次降落在檀香山机场时,根本想像不到自己将来会过着这样的生活。就经济状况来看,也想不到可以盖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。最近,很幸运的获得了访问日本的机会,几年前我根本没有这样的计画。就这样,我的人生非常自由的越来越宽广,完全不是我自己的意志所控制。
不只是我,我最爱的家人也一样。当我进行清理,在内心找到平静时,身边的家人、朋友、环境与大自然也都会回归到最完美的状态。

当你希望愿望实现、努力得到想要的东西、靠着坚强意志完成某件事情的时候,假设这些都是你的动机,「这就是我选择的道路!」当你有这种强烈想法时,在荷欧波诺波诺里,就是握拳。当我们握拳时,灵感的流动就会被遮蔽,这时候最需要清理。
用消极或积极、好或不好来判断某件事情的时候,也是我们握拳的时候。而当我们感觉到「现在这样好幸福」般的绝顶幸福时,实际上,在内在小孩之中或许也开始产生一些变化了。
当然,感觉到「幸福」是一件很棒的事,但记得不能将这种感觉变成握拳,而遮蔽了清理的波纹。当你执着于某件事、感觉自己正在握拳时,就要清理这个体验。一般人与内在小孩之间经常没有联繫,因此并不知道真正了解什幺是高兴、什幺是愤怒。但这并不是件坏事,我们希望你可以针对「这个好棒!」「这样糟透了!」的体验进行清理。
在这里将荷欧波诺波诺比喻成自行车来进行说明。任何人只要踏上自行车的踏板,就可以往前进。假设你一直往前骑,某天遇到了一件开心的事,此时你情绪高昂的大喊「太棒了!」而停止继续踩踏板,结果自行车就停了,人也摔倒了。
因此,你必须用右脚踩着踏板前进,看到全新的景色(体验)时,接着用左脚踩踏板,以便为这个体验进行清理。接着再用右脚踩踏板,为现在发生的事情(体验)进行清理。像这样一直踏着自行车(持续清理),你的人生应该就会以不同的样貌与颜色,呈现在你的面前。不管什幺时候,都希望大家可以坐上荷欧波诺波诺这辆自行车,成为可以随时接收灵感、柔软的自己。

外文学不好时,我这幺清理我被称为全球实践荷欧波诺波诺回归自性法最久的人,持续四十年以上进行清理,表示我的心中有很多记忆是花四十年也无法消除的。所以,并不是清理越长时间的人,就拥有什幺特殊的能力。
其实,我是在生产之后才进入大学。当时选择了日文做为第二外国语言,我非常认真学习,很努力做功课与预习(当然也努力清理),但是却什幺都记不住。我向莫儿娜请教原因,她告诉我:「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能理解所有不同的语言。」

我们现在出生于这个世界上,其实都不是第一次──伊贺列阿卡拉•修•蓝和我一直都这样告诉大家。我们虽然并非凭藉表面意识而有知觉,但却曾经以各种人种或物体的形态存在于各个时代与国家之中,因此潜意识里是能够理解各种语言的。莫儿娜告诉我,我之所以体验到这个问题,是因为内心里的记忆重播。

我们马上针对这件事进行清理,莫儿娜说:「爱奴时代发生了什幺事呢?」她还说:「我不知道你、我或其他任何人有过什幺关连,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当下没有针对当时发生的事情进行清理,日本、与日本相关的所有事物,还有日文这条道路,都不会让我们通往那里的。」虽然不知道原因,我仍开启了内心与爱奴之间的记忆,还有日本与日文、现在的我的体验,并仔细的进行清理。

于是我想,「虽然现在我是美国人,但却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幺样的人。可是现在因为某种意义使内在小孩让我体验日文,所以给了我一个机会,让我得以清理我的知性无法理解的东西。」基于这样的立场,让我持续对各种陆续浮现的事物进行清理。

就这样过了几十年,现在我有机会每天与日本民众一起进行清理,个别课程或演讲时当然有翻译在旁边帮忙,不过清理的时候却从来不会因为语言而受到阻碍。虽然听不懂详细内容,但只要旁边有人在笑,那股有趣的感觉就会传达给我,让我经常忍不住大笑,也让身边的人觉得讶异。他们会问:「妳听得懂我们刚才在说什幺吗?」我回答:「YES!」大家又开心的笑了。

在个别课程中经常有人问我:「我没有天分,所以不管再怎幺努力都学不好英文。」「我想活跃于全世界,所以想要学会英文。」不要忘了,我们并不是为了学会语言而进行清理、不是为了比较会背诵而进行清理。「到底是内心的什幺要我学会外文呢?」「为什幺不让我学好外文呢?」「他希望我出国吗?」像这样把自己体验到的想法、看法、情感,仔细的进行清理,那幺心中的石块就会一个一个被移除,即可清理问题最根本需要解决的部分。内在小孩就是藉由「想要学会外文」这个体验,来告诉我们有某些记忆需要进行清理。

除了学习语言之外,努力用功希望获得好成绩、想要通过某项检定也是一样的。我们绝对不是为了获得某样东西而进行清理,而是为了进行清理而读书、通过检定,为了清理而进入好学校。

对表面意识来说,会以为目前这个体验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的,这也是无可厚非的。就连我也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,才在不知不觉中自然的掌握到清理的节奏感。「都是为了清理!」没有必要这样强迫自己控制情绪。不过,就是在这种积极想获得某样东西时,更是可以藉由进行清理向我们的灵感学习。

当我们处于归零的状态下开始进行某项事物,每一项获得的东西与学习的东西,都像是宇宙送给我们的礼物一样,会化为灵感传递到我们面前。而在你持续进行清理时,也会降落到最适合自己的地方。